暂无图片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

慢生活
时间:2018/5/24 16:58:55   信息来源: 《朔风》杂志

  一场大病改变了我的生活秩序,让我撤离了原来机械而紧张的生活轨道,进入了一种悠闲无序的慢节奏的生活状态。在家养病的这一年里,除了定期住院治疗的那几天的痛苦煎熬,生活基本上可以算安逸自在的了。

  初春。清晨,自然睡醒,简单洗漱。缓缓踱到阳台,舒活舒活筋骨,呼吸一会新鲜空气,漫不经心地看看窗外步履匆匆的行人。屋子里很安静,老公早就上班去了,孩子也上学去了。早餐在锅里热着,老公每天上班前就为我准备好了。

  出院不久,暂时还没精力看书。无聊时,只好打开电视,戏曲节目依然是我的首选,其次健康美食类,偶尔也看看电视剧及经典电影。精神较好时,还可以浇浇花,逗逗孩子的宠物。那一对色彩艳丽、叫声清脆虎皮鹦鹉,是女儿的爱物;而那只滑稽可爱的小仓鼠,则是儿子至爱。它们为俩孩子增添了不少欢乐。当然,现在也成了我的开心果。

  春来了,阳台上那盆三角梅盛开了,客厅里那些马蹄莲、吊兰、对红也疯长起来。忽来兴致,就拿出相机乱拍一通,自我欣赏一番。

  午后,天气好的话,偶尔会出去走走。不去闹市,一个人悄悄下楼,信步走到附近的田野里。第一次发现,双脚踩在泥土上的感觉真好!嗅着久违的泥土气味,看着地里忙碌的农人,恍若回到故乡回到童年,温暖,如梦。

  走累了,蹲在地上,随意扒开脚下的枯草,发现田埂上的草芽儿已悄悄探出了头。

  路旁有几棵粗壮的白杨树,轻轻地伸手一棵棵抚摸过去,那种凉丝丝、滑溜溜的感觉,很惬意。漫步这里,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、宁静而美好。

  天气冷了,就躲在被窝里听音乐,发呆。偶尔,打开电脑随意浏览一会儿,或者码几个字,可惜身体虚弱,不敢久坐。

  清明节。因病回不了家乡,原打算写一篇小文纪念一下母亲。然而偏偏这几天病情再度加重,头晕乏力,且总是莫名其妙的牙龈出血,连走路也有些困难。

  前天去医院查了血常规,白细胞指数竟低到700(正常指数4000以上),血小板指数也偏低,如此结果,已是危象!负责检查的大夫也不敢相信,再查一次,依然如此。向来比较乐观的老公也不禁有些紧张了,赶紧请护士为我打升白针。

  打了升白针之后,就会浑身疼痛——不是感冒后的那种困乏酸痛,而是一种深入到骨髓里的刺痛,那种痛苦的煎熬是难以表述的,这大概就是“生不如死”的感觉吧。可要我真正选择死亡,心里还是多有不甘——其他破事倒可以随时放下,但一双儿女都尚未成年呢!诚如《红楼梦》中的“好了歌”所言:“世人都晓神仙好,唯有儿孙忘不了”啊!曹公对世事看得多透彻啊——既然身为俗世之人,尤其是有了儿女的人,谁能够随时放下一切、了无牵挂地说走就走呢!

  好在难熬的三天终于过去了,去医院复查白细胞,上升到3700,危险总算过去了,但血象还是不正常,依然感觉头晕目眩、心慌气短,整天昏昏沉沉毫无精神。

  虽然一再劝慰自己,要乐观自信,要坚信历尽磨难终会战胜病魔。但此时,真有些害怕了,怕自己有一天突然不再醒来,怕自己的许多心愿再也无法实现……

  端午过后,天气越来越炎热了。那天,午睡醒来,懒懒地赖在床上发呆。

  忽然,门铃响起,开门一看,愣神好一会,不禁喜出望外——竟是初中的同桌桂萍!曾经形影不离的朋友,近二十年不见,怎能不叫人惊喜万分。

  一切都改变了许多,一切又恍然如昨。相顾凝目,不再是昔日模样;言谈举止,依然是旧时性情。

  客套之后,促膝畅谈,时而声声悲叹,时而笑语盈盈。在这个夏日的午后,两个历经沧桑的中年女人,一番絮絮叨叨的话语,搅动了沉寂多年的旧时光。

  谈及眼前,未免感慨万千,感慨光阴易逝青春难再,感慨人生曲折命运多舛……说到伤心处,不免唏嘘叹息,热泪盈盈。回忆往事,转悲为喜,兴致勃勃,不论成功的还是失败的,不论得意的还是失意的,都是那么亲切温暖,那么回味无穷。

  此刻,不由想起了普希金的经典诗句:“一切都是瞬息/一切都将过去/而那过去了的/就会变成亲切的怀恋。”那时,我们两个青涩单纯的女孩趴在桌上抄录这首诗的情景恍然如昨,然而,懵懂的少年时代,只喜欢诗句本身的美好,何曾体会到其中蕴含的深切感伤呢?

  随着年岁的增长,越来越喜欢逆着时光的隧道,走回过往。

  难道不是吗?少时的情景越来越多地在梦中显现:老家大院中的亲人的欢笑与争吵,上学途中和伙伴们的嬉戏,考场上答不出试题的惶恐……

  总想抓住那些远去的背影,总想找回那些最初的感动。然而,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,把曾经的绚烂冲刷成一张张褪色的底片。

  时下,往日的友人从岁月深处款款走来,似一泓清泉,瞬间显影了曾经的一切——那花样的年华,那隐秘的心事,那纯真的友情,那一度暗中较劲的年少轻狂……

  炎炎长夏,卧病家中,有朋自远方来,无疑是一剂最清凉最舒爽的慰藉。

  暑假期间,和家人一起外出游玩了几天。

  其实也不算是旅游,主要目的是去医院复查,其次才是游玩、购物。

  先复查,医生告知一切正常,身体恢复得很好。终于松了一口气,我总算渡过了这一场劫难。失而复得的健康,倍觉珍贵。

  接下来就是心无挂碍的闲逛和购物。

  在“亚欧商厦”的珠宝柜台前,我看见一挂精巧别致的项链,彩金链子、红宝石吊坠,在日光灯下闪着温润的光泽,给人一种玲珑雅致的美感。我不由被吸引了目光,逗留在那里多看了几眼。老公见我喜欢,二话不说就买下来,他以前可从没这么大方过呢。他这人朴实低调,不注重衣饰打扮,也不怎么喜欢女人戴首饰。而这次举动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。看来,人在经历一些非常的事情以后,性情和观念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改变吧。

  兰州的大多数景点虽然以前去过,但此刻和家人一起去,而且是经历一番生死考验之后,再看相同的风景,又是一番不同的心境。

  “黄河母亲”的雕像前面,游人来来往往,争相拍照。当然我们也没能免俗,分别给俩孩子拍了一张,又让孩子给我们夫妻拍了一张合照。

  在小西湖公园里,我们陪孩子一起划船、玩赛车、射击,整整玩了一下午,真开心。

  晚上,我们逛了中山桥和东方红广场。那里灯火辉煌、人流涌动,比白天更热闹。

  本来还想去五泉山,但天气实在太热了,加之前几年去过一次,最后决定不去了。

  购物不多,游玩的地方也不远,但轻松自在,尽兴而归,足矣。

  好些日子没写东西了,人总是那么容易受惰性的支配。

  当然,身体状况欠佳也是偷懒的借口。

  进入冬季以来,也许受了风寒的侵袭,趋于回复的身体又有些不适了。整天犯困,头晕,耳鸣,浑身无力。老公建议去医院检查,但一想到进医院我心里就发憷,唉,典型的“十年怕井绳”者!还是先等等再说。

  找一位熟识的中医看了看,说是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有些气血虚弱,血压偏低。服用一些补中益气的中药调理。

  虽然这些天来一直静心调养,但身体还是时好时坏。

  有时,难免有些担忧:难道是癌魔阴魂不散、卷土重来?

  可是,担忧有什么用呢?如果真是这样,就说明厄运还不肯放过我,还要继续折磨我,那么即使现在马上去医院,也避免不了那些磨难;与其这样,还不如安然地与家人呆在一起,该干啥干啥,一切顺其自然。

  再说,自出院以来,一直坚持锻炼身体,饮食起居也格外注意,每天也严格的按规定服药。在身体康复方面,所有该做的都做到了。如果还有问题,那就不是靠人力能改变的了。常言道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”,尽人事知天命吧。

  不管怎样,现在必须打起精神好好生活了,再不能整天病恹恹地无所事事了。

  以前,总觉得忙忙碌碌的,一天的时间就如一块被切碎的蛋糕,自己要紧张地和一些熟悉的或陌生的人一起抢食,总是不够吃。而现在,这块蛋糕似乎属于我一个人了,可以独自细细品尝。

 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争分夺秒步履匆匆,不再参加各种讨论和集会,不再被各种朝令夕改的“课改”弄得晕头转向。在路上,可以从容地欣赏一抹朝霞,也可以静静地注视一朵野花;在家里,可以耐心地把家具擦得光亮如新,也可以仔细地把衣服熨得平平整整。可以花费大把大把的时间,沉浸在自己喜欢的文字里;累了,就静静地听听音乐、浇浇花、发发呆。

  不过,我知道,还有一个可恶的东西会时不时扑过来抢食我的时间,那就是难以驱走的病魔。不管怎样,这种安闲自由的慢生活,也算是一种生活。也许上帝看我以前的人生负荷太重,且对生活太焦虑太苛求,就特意给我这样一个反思和休整的机会吧。

  “既来之则安之”,乐天知命,随遇而安。不再去想什么治愈率死亡率之类的问题,这些问题其实很没意义——那些对疾病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专家,谁又能预知自己的生死呢?

  人生天地间,一切皆有定数。不必强求什么。安静地活着,认真地活着。做自己喜欢的事,尽自己之所能,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些、再优秀些。

  人活一世,谁能圆满如愿不留遗憾?但求问心无愧而已。

(文/)

(编辑:宁瑞婷)

相关资讯
暂无推荐的资讯...
主管:中共澳门葡京游戏省澳门葡京娱乐市委宣传部 主办:澳门葡京娱乐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:0349-8851866 投稿邮箱:sxszxww#163.com(#改为@)
澳门葡京娱乐,澳门葡京游戏,澳门葡京赌场版权所有©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|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澳门葡京游戏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80006 |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| 晋ICP备11001423号
关于我们 - 网站律师 - 广告服务 - 您是第  位访客 -
关注微博